财新传媒
经济要闻正文

伯格洛夫:国际最优实践值得遵守

2014年12月29日 18:43 来源于 财新网
在亚投行等多边金融机构的问题上,中国应考虑如何更好地释放这样的信号,寻求合作与共赢
资料图: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首席经济学家伯格洛夫(Erik Berglöf)。 图片来源网络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全球发展金融机构之间应寻求良性合作,避免恶性竞争;应该尽力避免聚焦自身的、短期的经济利益,而应以全球增长前景的改善为目标。欧洲复兴开发银行(EBRD)首席经济学家伯格洛夫(Erik Berglof)在近日接受财新记者专访时表达了上述观点。

  近日,中国央行称亚投行丝路基金等机构落地,能加快人民币国际化,新设此类机构对于中国的好处不言而喻。不过伯格洛夫提醒,无论在理念上还是在操作上,中国都应尽力避免弯路和各类陷阱,应尽可能遵守国际最优实践,遵守和尊重国际规则和标准。

  避免陷阱

  伯格洛夫表示,大型新兴市场国家,包括中国,想建立新的国际金融机构是“有意思的想法”,也是“可以理解的”,尤其是考虑到在布雷顿森林体系中,新兴市场国家并未获得足够的、应有的话语权。

  但是他认为,中国仍然可以向现有多边机构学习和寻求合作。虽然现有机构并不是完美的,但是多年的累积确实意味着这些机构及其人员的头脑中,有很多有价值的东西,期冀于一夜之间自己掌握并不现实。

  “新进入者审视现有机构的经验,尽可能与它们进行坦承的沟通交流,可以避免走很多弯路,也能吸取好的经验。”伯格洛夫说。

  中国版的“马歇尔计划”是不少国人对于中国此类战略的简单理解。对此,伯格洛夫表示,“马歇尔计划”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施行在(战前)经济体运行良好、政府治理质量较高的国家。如果在制度、政府能力、市场运行较差的国家做类似的事,尤其是单纯期望投入大量资金,试图绕过相关的、根本的改革,效果很可能并不会很好。

  欧洲复兴银行目前主要聚焦于发展各国私人部门能力,以及各国市级政府提供公共服务能力的建设——尤其是在东欧国家,伯格洛夫称。

  “马歇尔计划”成功的另一个原因在伯格洛夫看来,是得益于真正致力于重建被二战摧毁的大陆,而并没有在援助条件上附加干预的要求。“如果当时横加干预了,很可能结果会变糟。”

  伯格洛夫认为,发展或是资金援助实践如果完全基于自己的利益推进,比如强迫受益国只与施援国进行贸易,很可能会带来不好的结果。应该尽力避免聚焦于自身的、短期的经济利益,而应该以全球增长前景的改善、解决各国基本的经济问题为目标。

  标准何从

  世界银行、亚行及西方观察家对于中国力主设立的这些机构最不“放心”的,是这些机构是否能执行国际上的环保、劳工标准及最优实践。

  亚行行长中尾武彦(Takehiko Nakao)在今年10月接受财新专访时即表示,所有银行都应当符合国际环境和社会保障标准,期待亚投行在采购和环境与社会保障标准方面采用国际最佳做法。

  伯格洛夫认为,要做到这些并不容易。“我刚进欧洲复兴银行时,最令我吃惊的就是欧洲复兴银行的制度及其人员对于环境和社会标准遵照的质量,这需要很长时间才能构建起来”。在董事会、股东层面都有很多的机制设计,来保证这些标准、实践不会被绕过。

  不过伯格洛夫称,在与中国相关官员的交流中,“我感到他们在这方面确实有不小的意愿,希望派人到我们这些国际机构进行培训,希望了解其他国家的实践”。

  伯格洛夫认为,中国应该考虑怎样发出信号,来表明自己对于环境、安全等标准是真心想要遵守的,尽可能让世人和利益相关者看到。如果中国能表现出这样的意愿和追求,将有可能催生更好的、很可能更有成效的国际机构间合作。

  伯格洛夫说,全球金融危机之后的一个趋势是,各类国际组织之间的合作越来越多。在全球各国发展机构都在寻求更多的合作伙伴的背景下,“合理利用这些新的伙伴给你施加的这方面压力很有必要”。这能让这些新成立机构的治理更开放、透明,保证植入好的、有效的治理结构,并在决策时尊重程序,不在治理上寻求捷径,甚至绕过这些制度设计。

  尤其是对于中国力主设立的新的多边机构来说,那么多新兴市场国家持份者很可能有不同的理念和考量,用国际实践帮助治理是一个好的办法,他称,欧洲复兴银行由于有69个国家和地区的股东,各自有着完全不同的对外援助经历,因此也是在不断整合不同持份者的利益,而这一工作对于机构的运作是至关重要的。

  当然,国际机构间的竞争也不可避免,适当的竞争总是好的,伯格洛夫表示,但是也应该力求差别化发展,中国应该力求不与现有机构作完全类似的事。

  从全球角度来说,尤其要避免以降低标准的方式进行竞争,因为新进入者往往希望做出点成绩,希望有大的、看起来不错的项目来培育其名声和形象。在这中间,尤数在新的环境下、不熟悉当地机构和文化的情况下,或是当地各类约束较弱时,施援的发展机构容易犯各种错误。

  “这些都是中国在治理中需要解决、应对的。”伯格洛夫说,“如果能保证对于规则、标准的尊重,(国际机构间的)竞争还是一个很好的驱动力。”■

责任编辑:凌华薇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人民币汇率 人民币走势 人民币贬值 人民币升值 南海问题最新消息 雷洋事件何时公布 中部战区 盐业改革最新消息2017 高考名额外调 广西近百村民被抓 英国脱欧公投时间 郭子玉将军 曹建方 刘小华 辽宁王阳最新消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