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经济要闻正文

德银马骏:产业政策效力越来越低

2013年03月02日 18:29 来源于 财新网
中国应谨慎使用需求管理政策,而要通过理顺价格信号、国企改革等供给管理措施,提高增长潜力,不能过度强调产业政策的作用

  【财新网】(记者 于海荣)德意志银行大中华区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认为,中国不应过度使用刺激性的需求管理政策,应该通过理顺价格信号、国企改革等途径提高增长潜力。他同时称,不能过度强调产业政策的作用。

  马骏3月2日在“构建‘新供给’理论,推动改革新十年”研讨会上表示,需求管理主要是管理经济周期,应对大的崩盘式下滑,“就像人得了急性病,要吃西药”。而供给管理则是“中药,调节体质”,提高增长潜力,解决结构性问题,二者不可偏废。

  中国的需求管理政策通常会在企业层面很快得到响应,马骏认为,这与体制有很大关系,因为国企掌握大量资源,而同样的需求管理力度,在美国效果则会差很多。而且中国需求管理的长期成本,如银行的坏账风险,并未完全显性化,因此,“中国要特别谨慎,不能过度使用刺激性的需求管理政策。”

  马骏称,中国应加强供给管理,从改革的各方面提高增长潜力。在他看来,抑制中国增长潜力的原因包括价格体制、国企过度掌握资源、使用效率过低等。

  “价格信号错误是中国供给潜力下降不可忽视的原因。”马骏认为,价格信号要理顺,有些直接放开,由供求决定即可,有些则要充分考虑到外部性。

  他举例称,对比北京、新加坡的汽车管理,可以发现价格信号的作用。新加坡通过个人牌照税、进口税等将汽车价格提高到出厂价的400%,北京与汽车相关的税种合计为30%多,这就使得人均收入高于北京的新加坡,千人汽车拥有率低于北京。北京的做法短期内会推动增长,但是到了一定程度,如PM2.5上升到900,政府就会限制汽车上路,部分工厂、建筑工地停工,增长潜力就会下降。

  中国国有企业掌握大量资源,但其目标函数并非西方经济学所说的利润最大化。很多企业追求的可能是规模最大化、领导升职等,“这在2009年的扩张中可以明显看出,这会影响价格信号和资源配置,国企改革不容忽视。”

  对供给管理中颇有争议的产业政策,马骏认为,产业政策的效力越来越低。

  他研究了上世纪日本、亚洲“四小龙”的经验称,产业政策要成功需要三个条件:首先,市场机制不工作,如资本市场不发达时,私人部门无法集中资本做有规模经济的产业,政府可以集中引导资源、配置资源;其次,国内企业与国外企业差距悬殊,但又要面对全球竞争,政府可以扶持大企业发展;第三,政府的信息、人才比私营部门要好。

  “这些条件现在慢慢都消失了,”马骏称,资本市场发展聚集了大量资本,政府的信息未必比私营部门好,各国都有大型企业,在这种情况下,“不能过度强调产业政策的作用。”■ 

责任编辑:朱长征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人民币贬值 离岸人民币汇率实时 人民币升值 人民币汇率 货币互换 alphago 十八届五中全会 e租宝 钓鱼台七号院 李钢 陈树隆 引力波最新进展 留守女童集体被猥亵 铁矿石 长沙街头砍人事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