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经济要闻正文

利普顿:企业债问题更需担忧

2016年06月15日 20:09 来源于 财新网
根据IMF的计算,国有企业约占企业债务总量的55%,这一比例远高于22%的国企在经济产出上的占比

  【财新网】(记者 王力为)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第一副总裁利普顿(David Lipton)借2016 年IMF对华第四条磋商之机走访中国,表达了对企业债及其相关问题的担忧。

  他指出,中国债务总额约相当于GDP的225%。其中,政府和家庭部门债务分别约占GDP的40%,按国际标准来看都并不高。但企业债务已约占GDP的145%,不管以何种标准来衡量都非常高。根据IMF的计算,国有企业约占企业债务总量的55%,这一比例远高于22%的国企在经济产出上的占比。

  利普顿直言,支付供应商以及偿还贷款的能力弱,银行持有的不良贷款因而越来越多。过去一年的信贷热潮又进一步加重了这个问题。IMF最新的一份《全球金融稳定报告》估计,中国银行业在企业贷款上的潜在损失可能相当于GDP的7%左右。利普顿坦陈,这还只是一个保守估计——基于对不良贷款回收率的一些假设, 还不包括“影子银行”体系潜在可能暴露的问题。

  利普顿表示,中国在采取行动时,要确保同时应对债权人和债务人。他解释称,有些国家只是将不良贷款从银行资产负债表上移除,并对银行注资,这让企业变得无利可图。另一些国家仅允许企业破产或重组,导致银行资本不足。这两个问题需要同时得到解决。

  这也是利普顿在6月11日的中国留美经济学会“中国和世界可持续发展大会”上发表演讲中,针对中国企业债问题给出的三大建议之一。另两个建议是迅速采取有效行动,以及修复企业和银行的资产负债表的同时,解决最初催生企业债和不良贷款问题的企业和银行治理问题。

  “不良贷款就像冰激凌筒。如果你不处理掉它,它就会在你手里化掉。” 利普顿说。“历史上的危机经历表明,由政府主导、但依赖专业人士来进行评估和调解的强化框架十分重要,这个过程必须由商业判断,而非政治主张所主导。”

  他表示,在1998年亚洲金融危机后,印度尼西亚、韩国、马来西亚和泰国都采用了这样的制度框架。政府对重组进程提供了一些支持,但破产处置主要是在法庭之外进行的。“忘记过去者必将重蹈覆辙。”利普顿说,中国需要抓住治理问题,一劳永逸地解决问题。

  中国在本世纪初免除了大银行遗留下来的国企不良贷款,“但是今天我们不得不再次讨论国有企业债务所带来的威胁。”他坦言。“如果一个国家不把企业和银行的治理问题作为债务问题的核心加以解决,那么这个问题将不可避免地重演,尽管解决问题很难,但总比搁置问题之后再解决相对更容易,一旦危机有所缓和,改革起来就更为困难。”

  “如果中国要避免再次出现信贷增长——负债沉重——企业重组的循环,需要吸取的经验教训就是要改善企业治理。”他说。

  利普顿强调,让一个更强健的国企兼并一个问题国企只会破坏经营良好企业的盈利能力,这类并购战略若要发挥作用,收购方必须有权对亏损企业进行重组,否则,让那些奄奄一息的国企破产可能是最好的选择。

  当然,企业破产、重组会影响职工及其家人的生活。“中国存在铁饭碗的时代已经一去不复返,但政府仍然有义务确保饭碗是满的。”他说。因此政府设立的1000亿去产能奖补基金,必须用于吸收下岗失业者的福利损失。“鉴于这方面涉及的广泛层面,我们建议成立一个人员配备充足、具有清晰职能的工作小组,并以正在实施的煤炭和钢铁行业重组计划为基础,来推动现实可行的国企重组,同时处理与之相关的对银行业造成的负面影响。”利普顿在记者会上建议。

责任编辑:李箐 | 版面编辑:王永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全球 经济 离岸人民币汇率 加拿大贸易部长 人民币汇率未来走势 贸易部长 南极臭氧空洞减小 延迟退休最新消息 机场 skytrax 洪灾 雷洋尸检结果公布 雷洋案最新消息 中国南海最新消息 曹建方 刘小华 快鹿集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