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经济要闻正文

李成贵:改草原禁牧为养殖配额交易

2014年03月06日 10:54 来源于 财新网
针对禁牧政策带来新的草畜失衡问题和牧民收入减少,可在“坚持生态优先、可持续发展”的前提下,建立草畜平衡的配额管理制度

  为恢复草原植被、保护生态环境而推广多年的禁牧政策,因其对牧民生计的伤害而颇受争议。

  在2014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北京市农村工作委员会副主任李成贵提交提案,建议中国适当调整禁牧政策。

  李成贵介绍,从2011年起,中国在内蒙古、新疆、西藏、青海、四川、甘肃、宁夏和云南八个主要草原牧区省(区),全面建立草原生态保护补助奖励机制,推行禁牧政策。此外,河北张家口、山西大同等地区也全面实行了禁牧政策。政策的出发点,是治理草原因过度放牧导致的三化即沙化、退化和盐碱化现象。三年过去,政策效果已显现,草原植被已逐步恢复。

  但李成贵在调研时发现,禁牧政策带来了新的草畜失衡问题。“‘天苍苍野茫茫,风吹草低不见牛羊’,并非生态平衡。”李成贵介绍,适度放牧,事实上会促进牧草的生长,提高草地产量。有草没畜,不仅是一种浪费,也是对草原文化的颠覆。

  另一方面,禁牧政策直接影响了农民收入。李成贵介绍,目前一只羊价格在千元以上。在贫困地区,牧民只要有两只羊,就可以脱贫。

  此外,李成贵认为养羊数量减少,一定程度上导致羊肉价格上涨;且植被恢复后,基层干部的防火压力大增。

  在李成贵看来,原有的禁牧政策应该进行适度调整,应考虑生态效益与经济效应的双赢。他的基本的思路便是引入配额管理制度。

  具体而言,农业部草原监管部门对禁牧以来草原生态变化情况作出监测评估。而后,按照“省负总责,县抓落实”的原则,在专业部门技术支持下,根据草畜平衡的要求,测算合理的载畜量,落实到每个村(嘎查),并分解确认到户,即分配给每户若干养殖配额。

  与此同时,养殖配额本身可进行交易。他举例,假设某村有100户,全村核定合理载畜量为500个羊单位,则每户分得5个羊单位。某农牧民愿意多养,可以向其他人购买配额。交易价格有市场决定。“这样,总养殖量不会突破草畜平衡的上限,同时,农牧民内部的利益也得到了平衡。”■

责任编辑:任波 | 版面编辑:刘彩萍
全选

新闻订阅:订阅后,一旦财新网更新相关内容,我们会第一时间通过发邮件通知您。

推广

视听推荐

财新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