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经济 > 要闻 > 正文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明年正式实施 易纲强调法定原则

2017年12月10日 19:23 来源于 财新网
可以听文章啦!
实施负面清单机制,将打破市场准入不合理和隐形的限制,赋予市场主体依法自由进入的权利,体现了管理理念和管理方式的重大转变
经过近两年的试点后,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将于2018年正式推行。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修订,必须坚持法定的原则,由国务院统一制定。图/视觉中国

  【财新网】(记者 彭骎骎)中共十九大报告明确指出,将全面实施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清理废除妨碍统一市场和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和做法。经过近两年的试点后,全国统一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将于2018年正式推行。人民银行副行长易纲表示,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修订,必须坚持法定的原则,由国务院统一制定。

  “实施市场负面清单机制,标志着我国将由正面清单为主转向以负面清单为主的全面转型。(这个转变将)打破不合理和隐形的限制,赋予市场主体依法自由进入的权利。这体现了管理理念和管理方式的重大转变。”12月10日,易纲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主办的第二届国家发展论坛上做主旨发言时表示。

  正面清单一般是指一国以清单的形式公开列明企业可以在本国投资的范围。与之相对的负面清单,则是公开划定禁止或限制在本国投资的领域范围,负面清单划定范围之外的领域都允许参与,即“法无禁止即可为”。目前负面清单是国际通行的外商投资管理办法。

  易纲认为,由“正面清单”转变为“负面清单”,是采用更加开放和包容的管理模式,把“有罪假定”变为“无罪假定”,给予市场充分的自主权和准入机会,是由过去对不同所有制、不同区域的区别对待变为平等对待。“无论(企业是)国企民企、内资外资,无论规模大小,均有平等的权利、机会和规则,享受同等条件,被平等地对待。”

  推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另一个重大转变,是由重视事前审批变为加强事中事后、动态全流程的重点监测和管理,“把该管的事管好”。易纲指出,这有利于非公有制企业发展,使市场更有活力,更规范有秩序。“转为负面清单可以创造很多机会,可以明确政府职责边界,有利于政府更加集中在战略研究、规划和标准的制定,使政府更好地发挥作用。”

  此外,易纲表示,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一个主要特征,是由国务院来统一制定和宣布。而国务院定的负面清单是全覆盖的,这有利于形成统一的市场。国务院以负面清单的方式列明在我国境内限制和禁止投资的行业和领域,各级政府根据这个清单做好一系列的措施。

  中国关于负面清单的探索是从自贸区开始的。2013年9月底,上海自贸区出台了国内第一张针对外商投资的负面清单,共有190项。2015年,广东、天津、福建三大自贸区相继成立后,包括上海在内的四个自贸区共用一张负面清单。2017年7月10日,四个自贸区正式实施新版“负面清单”。新版“负面清单”分为15个门类和40个条目,特别管理措施下降为95项。

  而从2015年12月起,中国开始探索全国统一的负面清单形成机制。2016年3月2日,国家发改委和商务部联合印发《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草案(试点版)》,该草案先行在天津、上海、福建、广东省份试点,要求各试点地区省级政府提出拟试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的方案,报国务院批准后实施。

  易纲在上述场合表示,最后草案列出三百多项在我国限制和禁止经营的行业和业务。其中,禁止准入的有96个大项700多个细项;限制准入的有230多个大项和860多个细项。他强调,在禁止准入和限制准入之外,所有的领域的业务应该是中外资企业依法平等准入。

  易纲介绍,负面清单试点取得不错的成效。2016年,上海、天津、广东和福建共吸收外资800多亿元,同比增长81%。天津、广东和福建设立外资企业一万多家,吸收外资1万多亿元人民币。而上海自贸区企业吸收外资的个数和金额亦大幅提高,“可以看出,中外资企业都非常欢迎这个政策。”

  但他同时坦言,这些试点在取得良好成绩同时,也存在一些问题,“我们现在离建立一个统一开放、公开透明、公平有序的市场准入的目标,还存在着一些差距。”具体表现在,较低的透明度和过多的市场管理主体。准入门槛仍然偏高,审批程序和管理体系较复杂,企业投资要经过好几个部门批准。此外,政府与市场的界限仍然不太清楚。“试点中发现了这些问题,在今后都要进一步规范、解决。”

  易纲表示,下一步要不断完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坚持法定的原则,地方政府和各部门必须要服从国务院制定的负面清单。同时,要逐步简化负面清单,对创新领域实行包容式管理,并规范负面清单的制定程序。地方政府可以根据自身差异提出调整建议,但是对负面清单的调整要统一到国务院。

  此外,还要落实市场准入负面清单的配套制度,在审批体制、监管体制、社会信用体系和激励、惩戒机制方面,都要有配套的措施。与此同时,也要做好实行市场准入负面清单与现有法律法规的衔接。在市场准入领域,目前中国有《产业结构调整指导目录》《外商投资产业指导目录》,还有政府核准投资的项目目录。易纲透露,在准备全面的市场准入负面清单过程中,相关部门也集中讨论了负面清单与现有目录衔接的问题,所以现在的负面清单制度,无论是在试点还是全面推广,都已经做好了衔接。

  他还强调,加强事中事后管理,需要强大的数据系统来不断监测企业整个生产情况和跨境资金流动的情况,及时发现问题,及时依法解决;同时,也涉及理念转换问题。“事中事后监管,不是说像过去似的审批完了就不管了,人力都在审批上。我们现在要加强事中和事后的监管,要明确监管的内容、方法和手段,建立统一高效的数据采集、分析和预警的体系。”

  最后,他表示负面清单仍然涉及安全审查。虽然在禁止和限制领域之外都是开放的,但是在依法平等进入这些领域的时候,如果涉及到国家安全问题,仍然需要进行安全审查。但是安全审查要明确审查的要素和程序,提高透明度和时效性。

  “(市场准入负面清单制度)是经济体制改革中革命性的变革,在国家发展进程中发挥关键作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副院长黄益平在上述场合说。

  “市场准入制度的管理,是政府和市场关系的集中体现。”易纲表示,中国是社会主义市场经济,在改革开放的过程中,一个重大问题是政府与市场的边界,而这也是进一步改革开放、搞好社会主义市场经济的关键问题。

  “海阔凭鱼跃,天高任鸟飞。这个政策转变的含义和给企业创造出来的空间是无限的。”易纲在讲话中说道。

责任编辑:霍侃 | 版面编辑:邱祺璞
  • 此篇文章很值
  • 赞赏激励一下

首席赞赏官虚位以待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
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推广

财新私房课
好课推荐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数字货币 中宝投资 资本充足率 李显龙 深化改革 布雷顿森林体系 王传福 齐泽克 无法控制 平安众筹网 奥朗德视察航母 杨鲁豫 中远集团 人工心脏 银河证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