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经济要闻正文

降准对冲外汇占款下降 配合地方债发行

2015年04月20日 12:09 来源于 财新网
央行罕见大力度降准1个百分点,释放1.2万亿-1.5万亿流动性,降低融资成本需要降息的配合

  【财新网】(记者 于海荣)一季度经济形势严峻,市场对政策放松的预期升温。不过,这一次央行选择的时点和力度都令人意外。

  4月19日周日傍晚,央行发布公告,自2015年4月20日起下调各类存款类金融机构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对农信社、村镇银行等农村金融机构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1个百分点,并统一下调农村合作银行存款准备金率至农信社水平。

  同时,对中国农业发展银行额外降低人民币存款准备金率2个百分点;对符合审慎经营要求且“三农”或小微企业贷款达到一定比例的国有银行和股份制商业银行可执行较同类机构法定水平低0.5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

  一次降准1个百分点,这样的力度颇为罕见。此前央行只有一次以同样力度的降准,发生在2008年11月,即全球金融危机最严重时期。加之上周公布的一季度中国经济数据并不理想,增速放缓至2009年二季度以来的最低值,市场人士开始猜测,货币政策是否开始从稳健加速转向宽松,而这在实体经济仍然不振的状况下,将意味着股市增量资金的持续性宽松。

  不过,央行的政策绝非以提振股市为中心,而更多是从基础货币货币投放乃至稳增长的目的来制定的。央行研究局首席经济学家马骏解释称,由于国际收支状况的变化,外汇占款已经不再是基础货币投放的主要来源,在基础货币增速有限的情况下,有必要通过降准来提高货币乘数,以保证广义货币和贷款的稳定增长,发挥货币政策稳增长的作用。

  换言之,股市短期内资金市效果的增强只是一个副作用,虽然股市的温和上涨被监管当局认为是有利于稳增长的。然而,如果股市转向疯牛,也不排除有其他治理证券市场过度非理性的降温措施会出台。

  为何大力度降准

  招商银行总行金融市场部高级分析师刘东亮认为,此次降准全面超出预期,标志着货币政策放松已由试探性慢跑进入狂奔阶段。原因是4月后经济并无起色,再不加速放松,经济托底的末班车恐怕就赶不上了。前期政策实际的放松进度较慢,事实上加大了经济下行的压力,本次超预期降准,有弥补此前节奏过慢的意味。

  与上次降准1个百分点时相比,中国国际收支状况发生了重大变化。2008年下半年,虽然金融危机的影响逐步释放,央行外汇占款始终保持正增长,除2008年11月,其余月份规模均在千亿元以上。2012年以来,外汇占款呈现双向波动,今年一季度持续负增长,净减少规模超过2500亿元,央行统计的外汇储备余额也较去年底下降1100亿美元。而去年一季度,央行外汇占款净增长规模近8000亿元。

  多家机构估算,此次降准将释放1.2万亿-1.5万亿元流动性。陆磊认为,在外汇占款少增约1万亿元的背景下,普降1个百分点的存款准备金率大致可以对冲外汇占款少增所带来的影响。因此,货币政策仍然处于中性状态。

  回顾去年以来的央行降准操作,其时间点选择均是外汇占款大幅回落的节点,2014年6月和2015年1月,央行口径外汇占款分别减少867亿元和1289亿元。华创证券称这是一种“适应性”降准。

  中信证券董事总经理高占军3月20日在财新周刊的专栏中即表示,外汇占款增速趋缓甚至负增长,标志着其作为基础货币投放主渠道时代的终结。与之对应,应该做好系统性下调存款准备金率的打算,这是货币政策的中性操作,与刺激经济无关。

  对冲外汇占款下降之外,配合地方债的发行也是一个重要考量。2015年地方政府实际需要发行债券1.6万亿,其中新增债券6000亿,置换债券1万亿。近期随着地方债发行的启动,利率债收益率开始抬升。华创证券预计,在巨大的供给冲击下,银行还会是债券的主要投资主体,为了防止利率进一步抬升,货币政策必然成为被动的“接盘侠”,这也是积极财政政策背后货币政策的配套和衔接。

  此外,季节性因素也会影响降准的力度。平安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报告称,通常4月-5月是财政存款回笼期,其对流动性的回收程度可能达到7000亿-1万亿。此次降准1个百分点,而非以往的0.5个百分点,很可能是考虑到这一季节性的流动性冲击。

  央行研究局局长陆磊解释,准备金率下调起到两个作用,一是释放商业银行可贷资金,二是提高货币乘数。降低存款准备金率的后续影响在于新增存款可以按照更高的比率放贷,使得金融机构具备可持续的支持实体经济发展的融资能力。

  降融资成本能否如愿

  在宏观经济下行压力仍在加大的背景下,降准带来的流动性宽裕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降低企业融资成本。去年四季度以来,随着降准、降息政策作用的显现,企业融资成本连续两个季度下降, 2015年3月末降至6.83%,但考虑到生产者价格指数下降幅度较大,扣除价格因素后,企业实际融资成本仍然较高。

  马骏认为,降准至少可以通过两个渠道帮助降低企业融资成本: 一是通过增加商业银行长期低成本资金,激励银行降低贷款利率;二是通过改善市场的流动性状况来降低市场利率,并部分通过预期渠道降低债券融资成本。货币政策通过预期渠道的传导较快,但通过银行渠道传导到贷款利率的时滞则稍长一些。

  刘东亮称,结合李克强总理考察国开行、工行时的谈话,可以认为加大贷款投放、降低贷款成本已经成为一项政治任务,在此情景下,贷款有所放量是大概率的,但考虑到银行不良上升和风险偏好下降的现实状况,贷款不会出现爆发式增长,在经营压力和理性选择下,资金将会流向收益更高的领域。

  他预计,在超预期降准之后,很快将迎来有力度的降息,最快五一前后就可能出现,这样才能更有力地落实降低融资成本的目标。

  平安证券固定收益事业部认为,由于目前中国金融条件仍处于过度紧缩状态,预计未来货币政策仍有宽松趋势,但宽松节奏受到货币信贷能否企稳、美元汇率是否继续走强的影响。如果美元汇率陷入调整,货币信贷企稳回升,则利率上的宽松节奏将会较慢。

责任编辑:凌华薇 | 版面编辑:李丽莎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国家财政部官网 汇率 人民币汇率 在岸 人民币在岸汇率走势图 贵州兴义交通事故 日本外相将访华 上海送奶车侧翻 程博明最新消息 易乾 汶川大地震 海南拆迁 雷洋检察院为什么不立案 基金基础知识 福建三明山体滑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