财新传媒
经济要闻正文

金融全球化的会计角度

2011年08月01日 08:26 来源于 财新网
财务会计应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可靠的反映当时市场状况的结果

  【财新网】(特约作者 尼古拉斯·维纶)有时需要从一个狭窄角度来区分重要事物的真正特点。无论站在危险的还是有价值的角度,金融全球化的未来都是我们这个时代最重要的问题之一。相比而言,会计常被视为一种枯燥的技术。但是,关于会计准则,特别是越来越多的国际正在采用的国际财务报告准则(IFRS)的政策辩论,使得金融全球化蕴含很大赌注和重要教训。

  由于按市价计算原则饱受争议以及本轮金融危机期间它的影响,最近很多观察家都意识到会计的重要性。在2007年底以及2008年初,一些著名的金融家和分析师断言美国抵押贷款证券和其他资产的市场价格快速下跌是毫无意义的,并认为是流动性不足造成的。根据他们的观点,标记这些资产使资产负债表缩水可能引起不必要的危机。

  事后来看,我们知道这种观点是错误的。资产的市场价格减少的原因不是临时流动性不足而是它永久丧失价值,增加透明度比延缓确认损失是更好的选择。由银行监管者设定的资本比率可能适合过滤短期市场价格波动,避免周期性影响,但是财务会计应为投资者提供一个可靠的反映当时市场状况的结果。

  然而,金融业高管和说客们掩盖了辩论,以至于许多欧洲人和一些美国人仍然真诚地相信,公允会计准则是加重危机的主要因素之一。类似的事情几年前在美国发生过,当时公司的支持者设法拖延股票期权费用会计确认近十年。这突出了会计的一个特点,并且这个特点延伸到其他金融监管领域:因为问题技术性很强并且潜在的金融后果如此之大,公开辩论和政策决定往往被特殊利益挟持。因此,制度安排是至关重要的,并且很难担任在公共和私人世界之间明确划分的角色。

  会计准则设定的管理长期以来变化很大,在国家之间也如此。过去几十年总的趋势更靠近那些独立于政府以及特殊行业利益的准则制定者。但是IFRS面临的挑战是史无前例的,因为这些准则是全球范围制定的。目前没有一个全球性的政府来监管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也就是制定IFRS的机构,也不能使IFRS在各国统一执行。也没有任何一致的投资者的全球性代表,而IFRS主要是为了满足这种信息需求。

  答案可能是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在组织全球投资者社区上作出更多努力,并对各个司法管辖区制定和执行IFRS给予激励,从而实现真正的跨国财务报表的可比性。在这一点上,目前判断推动IFRS作为全球会计主导性语言的努力能否持续下去还为时尚早。但是,现在已经有了重要的教训,它的影响范围很大,不仅局限于会计专业人士。

  首先,全球金融规则不是乌托邦式的理想,而是现实。IFRS最初的成功是卓越的。2005年欧盟开始使用IFRS,到现在其他国家也加入使用,IFRS的推广一直顺利,并且总体上提高了财务报告质量。只要条件合适,金融监管协调能够跨越大洲。

  其次,危机增加了金融规则公共监督的需求,但目前尚不清楚如何才能做到有效和一致。所谓的监督委员会的公共实体已经于2009创建,并对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实行控制,但它的建立很尴尬,并引起人们关注其合法性和有效性。在可预见的未来,我们将不得不依靠试错的方法来对待国际金融监管机构,这在大多数情况下,不能以现有的国家制度安排作为一个直接模型。

  最后,这些已有的全球机构有待适应正在进行中的金融世界再平衡。即使大的新兴经济体在全球金融中的份额正快速增长,国际财务报告准则基金会注册于美国,其工作人员在伦敦,并且主要是为了满足美国、欧盟和日本的读者。我们不知道中国、印度和其他国家是否或者如何在全球范围承担责任,保证透明度和财务报表的完整性。但是如果在正式的全球机构中增加他们的权利不加快推进,很难看到这些机构可以发挥自己的潜力。■

  尼古拉斯·维纶(Nicolas Véron)是位于布鲁塞尔的国际智库布勒哲尔(Bruegel)的高级研究员,同时也是位于美国首都华盛顿的彼得森国际经济研究所的访问学者

责任编辑:朱长征 | 版面编辑:朱张锁
财新传媒版权所有。如需刊登转载请点击右侧按钮,提交相关信息。经确认即可刊登转载。
  • 收藏
  • 打印
  • 放大
  • 缩小
  • 苹果客户端
  • 安卓客户端
推广

财新微信

热词推荐:
深圳毒跑道 深化农村改革综合性实施方案 缅甸大选 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 贾灵敏 哈尔滨雾霾 宁夏首虎被调查 艾宝俊 芜湖爆炸 京张高铁 中新项目落户重庆